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快讯正文

usdt无需实名买入卖出(www.caibao.it):原创 都说农民种地不挣钱。叨教历史上的田主是靠什么发家的?

admin2021-03-1737

USDT自动充值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都说农民种地不挣钱。叨教历史上的田主是靠什么发家的?

作者:我方团队张嵚

中国古代生涯里,有件事堪称历朝历代公认的真理:“农民种地不挣钱”。

虽然也常有人说,“古代农民闹来闹去,就为一块地”。但在古代的科技生产条件下,农民种地到底“挣若干钱”?这事儿,实在可以先看看中国古代史上,几个“对照富”的朝代。

可以先看宋代,作为历史上赫赫著名的“富宋”,宋朝是中国古代农业史上“亩产大增进”时期。以学者吴慧、王通明等人的估算,宋代的粮食亩产到达了每亩278市斤,人均粮食占有量947市斤,甚至远高于1980年时中国的人均粮食占有量。理论上说,在宋朝种地该“大有赚头”才对。但另一面事实是:宋朝占人口百分之八十五的农民,仅占有百分之三十的土地,却要肩负绝大多数钱粮徭役,种地的“赚头”?基本享受不到。

以是在宋朝,一面是粮食亩产的飞速提高,一面却是农民生涯的急剧贫困化。宋初宰相吕蒙正就叹息“首都外数十里,饥寒死者甚重”。即是是天子脚下的农民,都没解决温饱。到了被现代“精英专家”推许为“中国历史更好四十年”的宋仁宗时代,以宋代名臣欧阳修的话说,那时的农民“一岁之耕,仅供公足,而民食不外数月”。也就是交完了钱粮后,农民连生涯都难,甚至“或采橡实,蓄菜根以延冬青”。遇上冬季,吃口粮食都是奢求。

而到了农业生产更蓬勃的明清年间呢?明代农田的平均亩产量,比宋代提高了百分之四十八,且废掉了大量苛捐杂税,农民的日子是不是好过一些呢?就以明代中后期北方来说,明朝民间就有“北人困于役”的说法。在漕运经济蓬勃的山东临清一带,农民从15岁到60岁“无岁不役”,河南有一百亩地的自耕农,每年要交12000“役钱”,而农民一百亩地的年收入,不外8000钱。靠种地挣钱?种一年亏一年。

至于明朝中后期的南方,稀奇是“一条鞭法”执行后,更有了“南人困于粮”的说法,一亩地的田赋,经由官府“条编”的折算,往往不知不觉就涨好几成,另外另有种种暂且“加派”。至于农民的生涯?也是可以想。

以是,纵然是明代经济蓬勃的江南区域,自耕农天天一日三餐,也是两顿稀饭一顿干饭。生长到清代“康乾盛世”年月,北方农村自耕农常见“家数口者,肉不知味”。也就是能尝口肉都是奢侈事。河北区域的农民一样平常多是小米粥高粱饭,遇上婚宴等大事才气吃上鱼肉。山东的农民一样平常都是小米高粱煎饼,能吃上口豆腐咸菜,就算“有钱人”……

云云生涯状态,也恰应了唐诗里的那句咏叹: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勤。

然则,虽说“种田人”的生涯很辛勤,中小田主们也不容易。可放在历朝历代那些享有特权的大田主身上,这日子,可就另一种活法了。

“大田主”们的钱都是从那里来呢?且不说宋朝以前,那些享受种种特权的豪强贵族门阀们,也不说汉魏南北朝年间那一座座森严的田主庄园。我们可以先看看田主“发家”的一个一样平常套路:收租子。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www.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许多现代“历史票友”们对“田主收租”的明白,大多和“租屋子交房租”差不多。但事实是,田主们的套路一直很深。就以“不遏吞并”的宋朝来说,宋朝大田主们占有的土地,占宋代耕地的百分之七十以上。佃农种他们一亩土地,就要把一半收获作为地租,若是佃农用了田主家的牛和农具,地租更要涨到八成。随着宋代土地吞并加剧,失地佃农越来越多,宋代田主又多了新套路——常以换佃户为威胁,强行提高地租。

而在明代亩产量更高,经济最蓬勃的江南区域,明末的土地吞并也到达白热化。以明朝遗民顾炎武的叹息说,苏州、松江区域的农民,百分之九十都是佃农,有地者只有百分之十。而这“百分之十”里,绝大多数都是大田主。租种他们土地的佃农,一亩收获一两石,地租竟要交到一石三斗,可怜许多佃农交完地租就两手空空,甚至“今日完租,明日乞贷者”。

而“乞贷”这事儿,也牵出了古代田主们一个“历史悠久”的“发家设施”——放债。无论是不堪重负的自耕农,照样受尽盘剥的佃户,通常都不得不向田主举债,然后接受严酷的盘剥。南宋的农民就是“一切出于举债”。明代大田主放债时,更把“大斗进,小斗出”套路用得熟练:放债时用“发秤”做量器,一石粮食只有90觔,收债时却用“租秤”,一石粮食有220觔,单这一进一出,就赚足了130觔的差价。

只看“收租”“放债”的套路,就知古代这些享有特权的大田主阶级,险些是躺着享受农业生产的福利。

但古代田主们更主要的财富泉源,却照样两个字:特权。

好比宋代的大田主们,在“逃避赋役”这事儿上,就是轻车熟路。效果就是“富豪之家行贿公行,以计规免,中、下之户被扰,不得休息。”甚至佃农缴纳的地租里,也包罗了田主们该肩负的钱粮。到了士医生享有更多“优免”特权的明代,明朝中后期的二品京官,可以享受“优免”8000亩田赋徭役的特权,哪怕七品芝麻官也可以“优免”300亩。这些手里握有大片土地的权要田主,险些就是“干挣”。

既然是“干挣”,那就不挣白不挣,于是明清年间,凭着手里的“优免”特权,权要贵族田主们往往放肆吞并土地。好比在经济蓬勃的福建,当地的“豪宗巨室”名下田亩土地众多,却是“曾不得征其钱财”,反而是穷自耕农“吏索丁钱,急于星火”。不堪重负的自耕农们,也只能把土地抵押给大田主们,于是土地吞并就越演越烈。好比明代政治家徐阶,名下土地就有6万多亩。明末仕途失意的董其昌,也是“田过万顷”……

而且随着明末商品经济的生长,中国手工业品的出口量激增,换来了巨量的白银。乘隙享尽这其中盈利的,依然照样那些大田主们。好比在苏松区域,大量的农田都改种了经济作物,太仓七成的稻田酿成了棉田,在福建广东等地,诸如甘蔗、芝麻、油菜等经济作物也大量普及。然后以此为质料的丝绸棉布白糖脱销海内外,每年换来巨量的白银。可这些产业的生产、谋划,也险些都被当地“富宗巨室”垄断,吃尽了其中的盈利。

然后,就有了许多史料里津津乐道的,那“前明多富家”的情景:明朝嘉靖年间大贪官严世蕃曾经感伤,家产到达五十万两白银的人家,就是明朝“一等富豪”。但到了明末,仅在江南区域,“年收入”过百万两的“大户人家”,就是一抓一大把。云云情景,今天还被人津津乐道,看成明末“繁荣”“蓬勃”的象征。但万历年间的名臣吕坤,早就看到了这荣华背后的危急,说出一段振聋发聩的名言

“况富者田连阡陌,金满箱囊,饫甘餍浓,蹈绣铺锦,歌儿 *** ,醉月眠花,画栋雕梁,乘坚策肥。其狼籍暴殄之余,犹足以饭童仆而饱狗彘。乃耕夫织妇,早作夜勤,祁寒暑雨,黧身枯面,枵腹攒眉,儿羸女鬻,终岁辛勤如马牛。”

也就是说,那些“富者”们骄奢淫逸的生涯,全是靠着对苦老国民的盘剥获得。若是任由这种情形继续下去,接下来的明王朝,就将会遭到空前磨练。遗憾的是,他在世时,这些话没有人听。他去世后仅仅十六年,明王朝就以“崇祯上吊”的方式,印证了他的真知灼见。

但在明朝亡国后,从清朝至民国的四个世纪里,只管若干有识之士都在小心着“明朝亡国教训”,但森严的封建土地所有制,依然让大田主们的“发家模式”,翻新出更多名堂。好比在清代,那些享有特权的贵族田主,也玩起了“综合谋划”套路:好比康熙年间的尚书徐干学,他仅在无锡一地,一次就买进万亩土地,还在扬州北京等地有大量商铺,甚至还在家乡“借名救荒……挨户派米……五分起息”,做起放债生意。

这种“综合谋划”,也成了 *** 战争前,清朝权力市场上的常态:只要手中有权的官员,都市先购置土地,然后以土地收益为成本,谋划种种生意。在外贸蓬勃的广东,就是“官之贾十七”,百分之七十的商家,都有“权要田主”的靠山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。但红火的另一面,却是土地吞并加剧,大清境内“游民”大量增添,道光年间广州学政戴熙就给道光帝哀叹“盗贼蜂起,民不聊生”,这样的乱象,也预示了大清接下来“落伍挨打”的国运。

虽然历史已成已往,但一个简朴的“田主的钱从那里来”的问题,却浓缩了中国几大王朝,若干兴衰的“周期律”。几多叹息,几多回味,简朴回首,就有若干思索意义。

网友评论